贵州华芯通即将关闭背后:ARM阵营尚难打破英特尔垄断地位

电工电气网】讯

智东西4月19日消息,今日,据路透社报道,高通公司与中国贵州省的合资企业华芯通将于本月底4月30日关门。

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即将关闭的悲情命运,其实牵涉到两个阵营的对垒。

图片 1

公开资料显示,华芯通成立于2016年1月,由贵州省人民政府与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公司共同出资设立,主要从事ARM服务器技术的设计、开发和销售,面向几乎被英特尔垄断的服务器芯片市场。

这一由半导体巨头和我国地方政府合资的企业,曾承载国产ARM服务器芯片的光荣梦想,却因受限于种种现实的制约,最终铩羽而归。

在Gartner半导体和电子研究副总裁盛陵海看来,华芯通关闭的主要原因不外乎两点,即资金和技术。“资金是地方政府出,技术方面是高通出,但是高通关掉了服务器芯片业务,就不可能有下文了。”盛陵海还进一步指出,在目前英特尔X86所统治的服务器市场,ARM阵营最大的问题在于生态,这是很难突破的壁垒。

在这中美关系错综复杂、“缺芯”之痛难解的风口浪尖,从这一事件,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合资企业的遗憾落幕,半导体合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也笼罩上一层阴霾。

挑战英特尔仅靠技术还不够

图片 2

虽然英特尔以X86架构占据了服务器芯片95%以上的市场份额,但ARM阵营从未停止过挑战英特尔的霸主地位。事实上,ARM架构已在移动市场取得垄断性的市场地位,在PC市场也获得了突破性进展,对于利润丰厚的服务器芯片市场自然是觊觎已久。

突发:高通贵州合资企业华芯通4月30日关门

早在2015年,ARM阵营的高通便推出拥有24个核心的服务器芯片,与此同时,包括三星、英伟达、博通、华为海思在内的众多厂商,也开始在这一领域探索。去年11月27日,华芯通宣布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——昇龙4800(StarDragon
4800)正式开始量产,首批出货量数千片。

华芯通半导体成立于2016年1月,由贵州省政府和高通签约建成,主要从事ARM服务器技术的设计、开发和销售,面向的是几乎被英特尔所垄断的服务器芯片市场。

据了解,昇龙4800是兼容ARMv8架构的48核处理器芯片,采用10nm制程工艺封装,在400平方毫米的硅片内集成了180亿个晶体管,每秒钟最多可以执行近5000亿条指令。

路透社称华芯通公司内部人员爆料,华芯通昨日召开了内部会议,其高管宣布公司将于4月30日关闭,所有员工将在此之前离开公司,员工相关离职补偿方案已出台。

昇龙4800无疑承载了国产ARM服务器芯片的希望,时任华芯通半导体CEO的汪凯博士曾介绍称,在客户进行的大数据测试中,无论是单节点还是多节点,昇龙4800都有优势。“当昇龙4800与X86服务器的工作负载都达到峰值时,单路昇龙4800的平均性能指标优于X86双路服务器,且功耗更低,这样可降低服务器部署密度,从整体上降低数据中心的TCO。”

高通和华芯通均暂未回应此事。

不过,要想抢占英特尔固若金汤的服务器芯片市场,仅靠低功耗、高性能的芯片还远远不够。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在手机等移动设备领域,ARM架构可以满足其低成本、低功耗的要求。同时,手机终端需求多元,品牌也众多,ARM是平台式模式,IP授权适用于众多手机设计厂商,但服务器终端对性能和可靠性要求很高,使用者更换成本也高,而英特尔目前取得的极高市占率使得其生态已经形成。

另据相关消息,华芯通CEO汪凯博士在今年已经悄然离职。其他员工也在陆续离开或处在找工作状态。

顾文军认为,在技术投入难以继续的条件下,华芯通关闭可以及时止损。另外,地方政府与企业合作也需要对技术来源和实力进行充分评估,在CPU、存储器等全球寡头竞争的领域,中国进入要慎重。盛陵海也与顾文军持有相同意见,他认为,华芯通关闭的主要原因不外乎两点,即资金和技术。“资金是地方政府出,技术方面是高通出,但是高通关掉了服务器芯片业务,就不可能有下文了。”

据The
Information补充,截至2018年8月,高通和贵州省共为华芯通投入了5.7亿美元。

ARM服务器芯片发展遇阻

对于此事的发生,多位业内人士感概:合资公司不靠谱,芯片技术领域需要踏踏实实的研发。

事实上,不仅仅是华芯通在服务器市场发展遇阻,就连国际大厂也不例外。Applied
Micro和Calxeda是最早开发ARM架构服务器芯片的企业,但Calxeda早在2013年便已倒闭,Applied
Micro则于去年底分拆了其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业务。此外,AMD虽然开发了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,但其重心目前仍放在X86架构服务器芯片上,而诸如三星、NVIDIA等巨头虽均声称要开发ARM架构服务器芯片,但却相继放弃。

一位北京半导体协会人士如是评论此事:“本来想空手套白狼,结果一起杯具了……外商选择在国内投资,除非独资,否则选择地方政府合资一定要慎之又慎。”

而高通则在进攻服务器市场时面临挫折。去年,或迫于博通的恶意收购,高通CEO
Steve
Mollenkopf在一次财报会上表示,要“压缩非核心产品领域的开支”。去年底,高通数据中心业务部门总裁Anand
Chandrasekher和技术副总裁Dileep Bhandarkar相继离职。

图片 3

对于ARM架构在服务器芯片市场遭遇的重重困境,顾文军表示,英特尔X86的市场占有率极高,已经形成了卖方市场,并且拥有定价权。此外,英特尔的IDM(Integrated
Device
Manufacture,集成器件制造)模式对后进入者的门槛也极高。IDM模式的封闭系统可以形成自有的生态,竞争者很难进入和复制,而英特尔多年的技术积累和研发能力,也为后来者筑高了门槛。

这不是高通唯一的在华合资企业

盛陵海则认为,ARM阵营除了面临技术壁垒,生态壁垒也非常重要。要在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云计算、开源软件等方面做大量适配,并创新更多的行业应用、寻求新兴应用场景、赢得更多的系统伙伴,从而推动更多云服务商采用。

华芯通并非高通唯一的在华合资企业。

早在2014年,高通就宣布中国代工商中芯国际将使用28nm工艺代工其骁龙处理器。

2016年2月,高通与中科创达组建合资公司重庆创通联达智能,拓展芯片加操作系统业务。

去年5月7日,大唐电信曾发布一份《重大投资项目进展公告》,称大唐电信旗下联芯科技、高通、建广资产、智路基金投资近29.8亿元合建瓴盛科技获得国家反垄断局批准。

当时外媒称,瓴盛科技将主攻100美金左右的中低端手机芯片细分市场,与紫光展锐进行直接竞争。

素有“行业大炮”之称的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还直接在朋友圈怼了大唐电信:

图片 4

2017年5月瓴盛科技首次宣布成立时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评论

据说合建瓴盛科技一事,还与高通在2015年接到的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0亿人民币天价反垄断法重罚单有关,是当时高通积极配合付款并提出一系列整改措施的其中之一。(紫光/高通正面开战!最受争议中美芯片合资案获批)

图片 5

3年国产ARM服务器芯片研发梦

2016年1月,中国贵州省和美国高通公司进行一场跨国“联姻”—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成立合资企业华芯通,面向中国市场设计销售国际水平的ARM服务器芯片。

根据协议,合资企业首期注册资本18.5亿人民币,其中贵州方面占股55%,美国高通公司方面占45%。

彼时的高通和贵州政府无不雄心勃勃,意图在中国开辟一片新的服务器河山。

基于ARM-V8架构技术授权,华芯通制定了未来三年的产品规划和时间表。据规划,华芯通半导体将建设贵州、北京、上海三个基地,各基地分工如下:

贵州基地:主要负责芯片和系统开发平台的测试,已规划建设四平方公里的集成电路产业园,包括设计、制造、封装、测试和办公配套五个功能板块。

北京基地:主要负责芯片的设计、参考系统和软件的开发,市场营销和营运,2016年已经完成了管理团队的组建,研发中心和实验室也正式投入使用。

上海基地: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和验证,在2017年第一季度投入使用。

在其全资子公司北京华芯通成立的仪式上,汪凯博士曾发出掷地有声的声音:“华芯通的目标是什么?我们要成为国内最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芯片公司之一!”

那时汪凯强调,华芯通的企业核心价值中以科技为主导,力求基于世界先进的技术优势,为中国市场研发出自主、可控、安全、有保障的服务器芯片。

图片 6

转折:高通撤离,首代国产ARM服务器芯片问世

去年5月底的数博会(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)上,高通公司总裁克里斯蒂亚诺·阿蒙和贵阳市高层领导联合为华芯通站台。

那时的华芯通还意气风发,表示要坚守ARM服务器芯片。

不过很快,华芯通的未来开始变得模糊不明。

去年或迫于博通的恶意收购,高通CEO Steve
Mollenkopf在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,要“压缩非核心产品领域的开支”,削减在数据中心业务上的投资,放弃了ARM服务器芯片业务。

去年年底,高通数据中心业务部门总裁Anand Chandrasekher和技术副总裁Dileep
Bhandarkar相继离职,部分员工被裁。

尽管高通表态称,将致力于履行商业义务,继续从技术和资金上支持华芯通开展服务器芯片的相关研发,但孤木难支,失去了高通先进技术的持续输出,华芯通在技术、生态等方面的道路都走得更加艰难。

顶着被质疑的压力,华芯通在去年年底发布了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——昇龙4800(StarDragon
4800)的正式开始量产。

图片 7

华芯通昇龙4800服务器大数据单节点测试结果

据介绍,该芯片拥有低功耗和高性能的双重优势,据说在性能上堪比国际主流高端服务器芯片。

昇龙4800是兼容ARMv8架构的48核处理器芯片,采用10nm制程工艺封装,在400平方毫米的硅片内集成了180亿个晶体管,每秒钟最多可以执行近5000亿条指令。

在安全性方面,昇龙4800内部集成符合中国商用密码算法标准的密码模块,结合安全可控的基础架构,为应用系统的信息安全提供芯片级的技术实现。

据悉,昇龙4800的市场反响还是很不错的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美团云等云服务提供商、基础设施集成商都为其站台都为其站台。

图片 8

挑战英特尔x86未果,ARM服务器芯片受挫?

遗憾的是,如果路透社消息属实,ARM服务器芯片阵营再遭折戟。

而随着华芯通的退场,曾经高举着的国产ARM服务器大旗飘落,一个冰冷而现实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:

ARM服务器芯片的未来前景究竟如何?其他深耕于ARM架构服务器芯片的国产企业能否有新的突破?

虽说服务器市场几乎被英特尔x86架构所垄断,ARM攻占了手机市场绝大部分江山,但ARM架构从未停止在服务器芯片方面的探索。

在国外,Applied
Micro、三星、英伟达、博通、Marvell等半导体巨头无不曾试图从ARM研发入手,争抢英特尔在服务器界的地盘。

曾对ARM服务器芯片寄予厚望的AMD,在2014年其服务器市场份额不断下滑之时,预计2019年在ARM服务器芯片市场上的份额将达到25%,但到2017年,其在服务器芯片市场的份额不足1%。

当2017年AMD试图重返服务器市场,它推出的EPYC芯片却选择了英特尔x86架构,而非ARM架构。

谷歌、亚马逊、Facebook均在研发ARM架构服务器芯片,亚马逊还在去年AWS的年度盛会上推出了基于ARM架构的Graviton处理器。

图片 9

同样,国内华为海思和飞腾都长期研发ARM服务器芯片。以华为为例,华为在2015年推出了其第一代ARM服务器芯片Hi
1610,经过历代研发升级,华为在去年年底的华为智能计算大会上,发布其首款7nm数据中心ARM处理器芯片Hi1620。(华为智能计算新战略公布!五大芯片、端边云协同布局全面曝光)

此外,由前英特尔总裁Renee
James领导的安培计算公司不仅进军中国市场,还计划今年推出一款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。

尽管掘英特尔x86稳固的服务器江山困难重重,但国内外厂商均未停止探索的脚步。

图片 10

结语:合资企业未来之路何在?

华芯通3年零3个月的研发梦断,再度为中国半导体产业敲响警钟。

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即便是有国际半导体巨头和政府持续供血,没有掌握最核心技术和建立稳固生态的合资企业,少有真正能做到良好消化国外技术并化为己用。

它们会受到国外公司在技术和商业方面的双重制衡,并随时可能面临关门的风险。

华芯通的黯然离场,是否证明外资和地方政府合资的不靠谱?又是否对ARM服务器芯片带来一定的危机?华芯通的几百位技术人员将分散到哪里?我们暂时无从知晓。

但建立坚固技术壁垒和强健生态的难题再度摆在我们面前。

相关文章